粮食储备司司长:疫情发生至今 尚未动用中央储备粮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西方反华势力的舆论战套路就是如此:先假借情报机构或专家之口编造谎言,然后发动媒体集中进行炒作。他们不怕被“辟谣”,因为谎言会像病毒一样瞬间传播到全世界。即使最后谣言被拆穿,他们污蔑抹黑中国的目的已达到。

据庞星火通报,某女,在美国留学。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城东、西南部小镇、某郊区庄园、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19日抵京,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26日出现咽痛,未报告;29日出现咽干,未报告;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患者自述,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

对于法国的疫情发展,张文宏表示对法国有信心,相信法国可以期待病例数在4月份取得控制,目前已经过了一半,(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建议目前还在法国的侨胞要积累早期抗疫的经验,对战胜疫情有信心。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

上个月月底,张文宏和钟南山院士参加的十几个国家的交流会,看到法国的医生态度非常凝重,“我认为这个难关是暂时的,这个病例数加快增加和检测能力是相关,新增病例数已经没有这么快。”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华山医院感染科教授张文宏和六名在法同胞共同参加了此次连线直播。

卢沙野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作为中国的医疗专家,您和法国医学界交流频繁,您对法国当前疫情的发展和走向怎么看,您和法国同行在合作抗疫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对中法合作抗疫有什么建议?”

最近,我们看到欧洲媒体炒作中国出口欧洲的口罩、检测试剂质量低劣问题,一时引起轩然大波。我们向中国驻西班牙、捷克、荷兰等国使馆了解情况。他们表示,经向驻在国有关部门了解,原因不是质量问题,而是外方使用操作不当,或是把不同种类口罩适用范围弄错。相关国家政府已做出澄清。但西方媒体只报道出现问题,不报道后续澄清。这类事件若发生在西方国家,只会被当作技术问题来看待,最多是商业纠纷。但出现在中国身上,就会被说成是政府的错,即使发生的事情只是商业采购行为,与中国政府无关。由此可见,媒体报道的着眼点不是为了披露事实真相,而是借此打击中国。因为他们认为,中国近期向世界各国提供防疫物资,扩大了中国影响,是在搞“口罩外交”、“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他们想诋毁削弱中国的工作效果。如果不愿看到中国影响力上升,那就应该加把劲,自己做得更多、更好。

张文宏表示法国目前病例数加快,病死率也不低,将近9%,意味着在法国的局部地区老年人住院遇到困难。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4月4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71场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了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相关情况,其中有一病例为美国留学生,在疫情高发国家仍进行多国旅行,并接触过发热和确诊病例。